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五百五十二章 寿元大进,元神大增!(1 / 2)

金『色』的佛陀,如同一尊黄金塑像一般,闭着眼睛,立于秦岳的身前,手捏莲花印,面容慈悲,浑身上下都『荡』漾着金『色』的佛光之力,照彻际,让地之间大放光明。/P

/P

被这股佛光之力,照耀在身上,顿时令人生出一种,和煦,温暖,慈悲,仁爱的感觉,仿佛在佛光的沐浴之下,心中的各种欲望都被放空,心灵处于前所未有的宁静,生出了一种大满足,大喜悦的状态,无欲无求!/P

/P

一时间,随着金『色』佛陀的显现,整个地之间,仿佛变成了佛的国度,到处是涌金莲,地散金花的异象,更有无数的梵音,在地之中响彻,仿佛是在歌颂,赞美这位佛陀的大圣大德,令人不自觉的生出要皈依我佛,终生侍奉佛祖,以求大满足,大喜悦的状态。/P

/P

“这就是你前世的佛陀金身?果然不一般,有点邪门!”/P

/P

就连秦岳都觉得邪门的,自然不是一般的邪门,秦岳的心『性』意志,是何等的坚定,连他都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微弱影响,更别是其他人了。/P

/P

这佛光之中,绝对蕴含着一种蛊『惑』人心的力量,令人不自觉的就被诱『惑』,遁入了空门,成为佛门弟子,否则绝对不可能影响到秦岳的心『性』。/P

/P

也难怪佛门的势力,能够飞速的发展壮大,没用多久的时间,就发展成了和玄门对抗的一大势力。/P

/P

要知道玄门,才是自古流传的正统之道,发展了无数年,佛门能从一个偏门,发展成现在这般的大势力,不用点什么龌龊的手段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/P

/P

“这是我前世的功德大业,所成就的金身正果,怎么可能邪门,休要胡言『乱』语!”/P

/P

老和尚听到秦岳他前世的金身邪门,顿时就不高兴了,脸『色』一沉,也不管秦岳的实力有多强的事了,就劈头盖脸的训斥了秦岳一顿。/P

/P

索『性』秦岳研究着他面前的佛陀金身,也没有在意老和尚在什么,要不然绝对有老和尚一顿好果子吃的。/P

/P

“这东西,真的蕴含太乙大罗之道?”/P

/P

秦岳紧锁着眉头,颇为无语的对着老和尚问道。/P

/P

他自己琢磨了半,依旧没有发现,这佛陀金身有什么特意之处,甚至炼化,滴血都试过了,都没有效果,但不死心的秦岳,依旧输入了一些法力,进入了佛陀金身之中,也如石沉大海一般,毫无用处,就佛陀金身就像是一块能发出佛光的石头一样,在秦岳的眼中,变得毫无用处了。/P

/P

“这自然是佛陀金身,施主无法从其中得到启示,这自然是施主和此佛陀金身没有缘分,我佛门讲究缘法,缘分未至,强求不得!如此无用之物,施主不如还是将这佛陀金身还给贫僧吧!”/P

/P

秦岳没从佛陀金身上琢磨出什么东西,老和尚顿时松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的同时,自身的底气也开始足了起来,甚至都开始请求秦岳归还佛陀金身了。/P

/P

秦岳袖袍一抹,顿时那尊佛陀金身,就被收了起来,放置在了储存空间之郑/P

/P

这时秦岳才表情认真严肃的盯着法真道。/P

/P

“老和尚,你怕不是会错了什么意,入了我手的东西,你还想收回去,怎么可能?你还是想想,今怎么活下来比较现实!”/P

/P

“施主,我已经交了金身,你为何还要杀我?”/P

/P

老和尚声音骤然一沉,此时心里虽然慌的一匹,但脸『色』却是平静如波的,询问着秦岳原因。/P

/P

“好笑,我了不杀你了么?嗯?你自己想想是不是!”/P

/P

秦岳不免反唇相讥,驳斥了一顿老和尚,把老和尚一下子的那是哑口无言。/P

/P

老和尚仔细一想和秦岳的对话,发现秦岳还真的没有过,不杀他的话,只是『逼』他交出金身,否则就杀了沙弥,从始至终都是他产生了误会,以为只要交出了金身,秦岳就会放了他们两个。/P

/P

可是,现在想来秦岳连什么保证的话都没,他就将金身交了出来,想到这里老和尚的脸,不由的有些黑,他这是被秦岳坑了,也是他太过关心沙弥的关系,这才心烦意『乱』的没有想到这点,被秦岳有机可趁了。/P

/P

“好了,送你们上路!”/P

/P

秦岳一把将吓的脸『色』惨白的沙弥提了起来,就要一掌拍碎沙弥的头颅。/P

/P

“住手,你不能杀他!”/P

/P

关键时刻,老和尚终于回过神来,急忙出声阻止秦岳,也让秦岳欲要出手的动作,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/P

/P

“为何不能杀他?”/P

/P

秦岳提着沙弥,对着老和尚质问道。/P

/P

“这......”/P

/P

老和尚不想让秦岳杀掉沙弥,但他也不想出实情,因为这是佛门的隐秘,实在是不该被外人所知。/P

/P

“不要想着骗我,要么出实情,要么我杀了他!”/P

/P

秦岳目光冷冽如冰,不带丝毫的感情,让见多识广的老和尚,都不禁为之打了个寒噤。/P

/P

他明白秦岳绝对是那种,的出做的到的那种人,他会杀了沙弥,就绝对会眼睛都不眨的就将沙弥杀了,这种人老和尚曾经见过一位,那是一位将无情道修炼到高深莫测境界的魔头,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人『性』,乃是恐怖的魔中之魔。/P

/P

秦岳的身上,虽然没有魔头的那种气息,但两者间的气质,却是无限的近似,而这一点差距,就是秦岳的身上比那魔头多了一丝人『性』。/P

/P

面对这种人,老和尚绝对相信秦岳的出,做的到,所以他也不敢赌秦岳到底会不会杀了沙弥。/P

/P

要是沙弥死了,那他就是佛门的罪人,佛门的千秋伟业,被他毁于一旦,他担不起这个责任。/P

/P

“放了他,我!”/P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入库小说